28岁的她,从金龙奖走到福布斯精英榜单

2018-11-16 10:11:43
金龙奖获得者LISK老师进入了福布斯精英榜单



11月13日,《福布斯》发布了2019年度美国福布斯艺术精英榜单。入选者皆是30岁以下的艺术领域从业者,入选成员包括全球知名的时装设计师、摄影师、美术馆馆长、艺术家……


而小咩收到了喜讯

LISK老师也进入了福布斯精英榜单

LISK,海宁90后女孩,2012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动画(插画与漫画)专业,并于同年赴美国马里兰艺术学院插画系(MICA)读研究生,2014年硕士毕业。现居纽约,从事自由插画师职业。


来自中国的丰风是一位常驻纽约的自由插画家,她的客户包括《纽约时报》、《纽约客》、苹果、企鹅、Airbnb爱彼迎和香奈儿。在《纽约时报》的一篇关于枪支管制问题的报道中,她描绘了一把枪管形状像美国国会大厦的枪。她获得了许多奖项,包括来自插画协会和纽约艺术指导协会的赞誉,她还绘制了三本童书,包括新作《珠穆朗玛峰》。”

福布斯对LISK的评价

在2011年第8届中国动漫金龙奖上,LISK凭借《牛奶山谷》一举夺得最佳绘本漫画奖。经过了七年的精彩历程,今年她成为了金龙奖漫画类评委。


LISK参加福布斯晚宴

LISK一直在寻找机会、自我进步。从学生到教师,从金龙奖获奖者到福布斯艺术精英,属于她的精彩从未停止……


精彩是如何绽放,这篇专访或许能给你答案。

本次专访来自UX COFFEE




Q:你是怎么入行并把插画作为职业的呢?

A:我是 16 岁入行的。中考结束以后,我发现可以用电脑画画,就义无反顾地研究这个东西,然后上瘾,一下子就「进去」了。后来发现要专业做这件事的话,就应该做插画师。05、06年的时候,网上开始出现一些插画师,那时中国插画其实还没有什么历史底蕴,大家就是凭着热血画画,这一群年轻人他们现在都挺厉害的。我找到了这个群体,交到了更多朋友,也开始利用网络写博客,把自己的日记画出来,到大概高二时有十几万点击率,也被《漫友》杂志看到了。2006年 12 月,漫友文化旗下的《新蕾 Story100 》介绍了我的博客和我的画,这是我第一次上杂志,之后就开始和他们合作。

从那以后,各方面都开始发展起来,我所有的作业都有顺便发表,跟郭敬明、《最小说》、《最漫画》等杂志也有合作。

 

Lisk作品

第一次出书是给马嘉恺 2009 年的作品《时间之城》配图。那本书是马嘉恺在大二的时候写的,也是我大二的时候画的。他成为中国儿童小说界比较厉害的存在,我也和他一起成长,挺有意义的。大三时我第一次拿到了金龙奖的「最佳绘本奖」,当时在台上是黄玉郎给我颁的奖。

当时金龙奖包了一个珠江上的豪华游轮,我当时就想,如果突然来一个炸弹,炸了这船,中国的漫画人就差不多都没有了。当时插画师群体有一定的人数,但其实聚在一起也就 50 到 100 多人。那时候大家都是学生,很多人毕业后会转行,比如去做游戏,工作以后就没有时间再自己画画了。有一些人你可能今年看到他,但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也没有好坏,就是他们自己的人生追求。

Lisk (右二) 在第8届金龙奖颁奖典礼上;右一是给她颁奖的香港漫画家黄玉郎

Q:能不能给我们讲讲你的插画创作过程?

A:我在美国做插画差不多四年,每个客户的要求都是不一样的;但是有一些共同的规定,比如在概念阶段,至少要给到三个方案的草稿。画这种 Editorial Illustration(编辑类插画)是给报纸、杂志的文章配插图,三个草稿要尽量给不同的方向,有正面的、负面的,也表明你自己的政治观点。比如我给《纽约时报》画插画,他们会发过来一篇文章,看一遍后你开始头脑风暴,马上画三个草稿,发过去让他选一个。如果三个草稿都不行,那就再画三个。在美国的插画工作里,「三」是一个很重要的数字,编辑有的挑,插画师的工作量也算合理。你给三个草稿以后,他挑起来会更加仔细,你被要求重画的概率也会降低。两个会觉得有点少;一个当然就比较容易被毙掉了,因为没有比较,客户也会觉得你这人不专业。

举个例子,我之前接了一个活,当时在观点上跟总编起了争执,后来我赢了。文章说的是一对夫妻觉得爱情已经变成亲情;但他们很爱自己的家庭,还要照顾儿子,所以是不会离婚的。心理医生建议他们互相去找自己的性伴侣。当时挑战我的是总编,他说「这个文章这么负面,你画的怎么这么正面?」我就回他说这篇文章其实非常正面,不是说要鼓励别人去这样做,而是实际上这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了很好的改变,他们现在能够积极地走下去了。

在总编之下管艺术方面的是艺术总监,他如果和插画师敲定了一个决定,要去征求总编的同意。艺术总监听了我的意见以后,觉得文章确实是正面的,于是他就去说服那个总编。他在我给的三个比较正面的方案中选了一个还算中性的,画的是爸爸在家带孩子,妈妈头伸出窗外,有一点阳光洒进来,是一家人在一起比较安逸、很有希望的场景。

 

Lisk 把一个看起来负面的故事表达得充满希望

Q:有时候你会不同意对方的看法,想说服他们选你比较喜欢的方向;而有时候对方提了不同意见,你也会改,在不同决定之间你会有怎样的权衡?

A:刚刚在美国出道的时候,作为插画界新人,我的态度是「你说怎样就怎样,反正我也是小白」。但是后来我发现,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没有那么难。客户还是尊重插画师的,你适当说一说自己的意见,对方也会听。而且这样他们会更期待你的东西、更加尊重你。

如果有修改需求,我希望客户在看到草稿的时候就提出意见,那我改起来就很快。草稿定了以后,正稿其实不是很需要改。我觉得这是比较成熟的插画市场会有的体系。

Q:整个创作过程当中,你自己最享受的是哪个部分?

A:其实我自己最喜欢是草稿以后的部分,因为草稿这个部分是为客户服务,但是到后面就是为自己服务了。能随心所欲的画正稿,也会比较有进步。

怎么定义「进步」跟人的性格有关。我觉得一直没有什么改变的时候,就会觉得自己画的没有进步。发现或者发明一种新的画法时,或者过一段时间就把自己推翻一下,对我来说就是进步。瓶颈是进步的前兆,你憋一憋又能憋出一颗金蛋来

 

「即使给你一篇金融文章,你也可以画宇宙」
—— 
Lisk 给 Chief Investment Officer 杂志画的插画

Q: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,在美国入行的时候你是怎样把自己的品牌打出来,并最终站稳脚跟的呢?

A: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发展路线,在美国会有老师建议你给编辑发邮件、寄明信片;二十年前,老师还会教你在《纽约客》、《纽约时报》下面守着,有机会就冲进去。现在网络太发达了,所以实际上很简单,是金子你就会发光。

以前我有经营博客的习惯,所以我现在经营 Instagram 也觉得挺顺利,有一定的粉丝基础,而且加到了好多业内编辑的账号,没有太刻意的感觉。我觉得自己处理得最好的地方就是不刻意去做什么。见到厉害的插画师以正常人的方式交往,他反而会给我机会。我学到了跟人相处的方式,很多朋友都是这样子交起来的,他们会主动给我介绍工作,这点是意外收获。

作品如果是刻意的,画里就会充满「我要赚钱」这四个字。如果一个人想着要赚钱的话,那这张画会体现出他要吸引的是什么样的人、想要什么样的人来买他的作品,这种方向性在作品里是看得出来的。

Q:你会主要根据自己的画风和想法来决定你的作品,还是根据你的受众来考虑?

A:我画画的时候不考虑受众。如果客户来找我的话,他是喜欢我这个人的作品,而不是给我发一张别人的画,问「你能画成这样吗?」这种活我是绝对不会接的,因为太不尊重我了。我们所有插画师都要有尊严。人家雇你,不是雇你这双手,而是雇你这个人。

▲ 在 Joshua Tree 放假旅行的 Lisk

Q:作为一个自由插画师,你工作和生活的状态是什么样的,给我们描述一下吗?

A:我一般起床以后就回邮件、赶工作,有时候一直工作到七八点,叫个外卖,吃完接着干,一直干到睡觉。就是一种张开眼睛就开始工作,晚上睡觉前最后一刻也是在电脑前的状态。没有一个自我疗愈的时间,比如写写日记、听听有声书、打扫打扫卫生。上班族有个好处,就是下班之后的时间可以只专注于自己的事,我们就没有这一刻,节假日都这样。我觉得劳累的程度其实比上班的人要厉害,所以接自己想接的活非常重要。

▲ Lisk 的工作台


28岁的她

做了许多人做不到的事

LISK的精彩还在继续

并发出越来越亮的光芒


更多LISK作品可点击

“艺术感”插画师LISK:非主流也可以是主流


金龙奖官方网站:www.topcacc.net

大赛官方QQ:622000432

大赛官方邮箱:cacc@vip.126.com

咨询电话:020-37616078

大赛官方微博:@中国动漫金龙奖

大赛官方微信:CACC动漫金龙奖